聯新電子報
醫管文章精選
2016 AUG / 31 體現幸福國度的丹麥醫療系統 丹麥的社會體系──

丹麥是北歐國家,與挪威、瑞典有相近的語言、文化和歷史,合稱為斯堪地那維亞國家。丹麥是歐洲聯盟成員國,也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創始會員國之一,經濟高度發達,貧富差距極小,是個典型的福利國家。丹麥的人口約570余萬人,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的資料,丹麥的人均所得(nominal)是51,424美元,世界排名第六(PPP計算的人均GDP則為45,435世界排名19),是個小而富裕的發達國家。

北歐的社會福利制度稱為斯堪地納維亞社會福利制度,丹麥、瑞典和挪威都採用同樣的方法來建立他們的社會安全、醫療和教育的基金。這個系統下,所有人不論其工作狀態或家庭組成狀況,都能得到同樣的待遇與保障。在18-66歲的丹麥人中,每三個人就有一個人接受過某種型式的社會福利。

丹麥的社會契約是一個人一生對社會的付出等於他從社會中得到的,也就是處於一個平衡的狀態。丹麥社會福利制度有幾個特點,包括社會水準很高、社會福利很安全、窮人和富人的差距很小,大部分的人都有同樣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對比較需要幫助的人提供更多的保障。而能達到平衡,有賴彈性保障(flexicurity)的體現,高水準的社會,及具彈性的制度讓丹麥維持一個有效率的社會體系。具體來說,丹麥政府就是發揮國家職能,以稅收為財政來源,使每位公民都能平等享受社會福利,有效地降低了國民的收入差距。

丹麥的健康總體指標

依據2013年WHO的資料顯示,丹麥人的預期壽命為79.5歲 (男性77歲,女性82歲),這個資料在北歐國家中屬較低的。而影響丹麥人預期壽命的主要風險因數包括:吸煙,酗酒,藥物濫用和缺乏身體活動等。 2012年,丹麥的醫療照護支出占國民生產毛額(GDP)的比例是11.2%,而在2007年的醫療照護的占GDP的比例是9.8%(人均是US$3,512)。而這樣的醫療支出占比高於 OECD的均值,同時也高於北歐的其他國家。

醫療照護管理系統

丹麥的醫療照護系統有四個主要的特徵,分別是:涵蓋全民的健康照護系統(Universal Coverage)、免費與公平(Free & Equal)、以稅金作為財務支持的來源(General Taxes)、地方分權的模式(Decentralized)。丹麥醫療衛生管理架構分三層:國家層級(National level),區域層級(Regional level)與地方層級(Local Level)。在中央的衛生部(The Ministry of Health)下設有病人權益與訴願局(National Agency for Patients' Rights and Region of Complaints, POB)、國立丹麥中央實驗室(National Danish Central Laboratory, SSI)、丹麥健康與醫療管理局(Danish Health and Medicines Authority (SST)),而全丹麥則分為5個區,地方則有98個市(Municipalities)。

國家層級的政府與議會的職責功能包括:醫療體系的總體計畫、衛生政策訂定、立法、經濟規劃、準則/指引的定義、績效的控制。區域的責任功能則在醫院與精神醫療的提供與管理、基層醫療/公共衛生計畫,其中包括一般科醫師(家庭醫師)、私人執業專科醫師、牙科服務、生理治療(Physiotherapy)等。在地方“市”的職責功能則是預防照護與健康促進、復健、酒精與藥物濫用治療、“區”的醫療財務支持、兒童的護理、兒童與特殊牙科照護、學校醫療照護與居家護理。

根據2015年的資料,丹麥目前約有3600位一般科醫師(GP),每位元GP服務的人群數約為1300人。大部分一般科醫師是屬於個人執業,執業地點與每區GP的人數是由各區域的議會來決定。一般科醫師的醫療費用包括基本費(依據分配的病人數來決定),以及每次的服務費。基本費與服務費的比例約是基本費占1/3,服務費占2/3。

在丹麥,大部分民眾會選擇加入以一般科醫師擔任家庭醫師的照護計畫,由GP提供第一線狀況評估及醫療服務,同時GP亦肩負守門員(Gate Keeping)之角色,若需進一步診察或醫療者,GP會將病人轉診至其他專科醫師或醫院去接受進一步的診治,而GP所提供的醫療服務,病人無須負擔費用,若藉由GP之轉診接受專科醫師的醫療照護,就醫過程亦無須自負任何費用。但若非藉由GP轉診而自行選擇專科醫師接受診治,則需自行負擔專科醫師的醫療費用。在牙科的服務部分由地方(Municipality)組織牙醫醫療照護機構,負責照顧18歲以下未成年及殘障民眾,使其可以獲得免費的牙醫服務,其餘民眾於就醫時需部分負擔。藥品的醫療費用如是在醫院就醫所使用之藥品無需負擔費用,在其他醫療機構所使用的藥品就需依不同比例部分負擔。其他的照護服務,包含:護理之家、居家照護、健康諮詢、老年及殘障人士之照顧等都無須負擔費用。

丹麥有涵蓋全民的健康照護系統,是以稅金作為財務支援的來源,而大部分的照護服務是由地區政府負責營運。醫療財務系統的運作一樣分三個層級- State、County、Municipality,依此架構負擔財務責任,其主要的財務來源為稅收,各層級可依實際需要改變徵收之稅率。State負責對Region、Municipality給予大額指定用途之補助(Block Grant)。Region 責支付GP費用(包含以人頭計之基本費及服務費)、專科醫師服務費 (以服務為基礎計價)、藥費(補助)、牙科服務費(以服務為基礎計價)、醫院服務費(總額預算)、產前及產婦照護機構(總額預算)之費用。在醫院與產前及產婦之照護機構的醫療人員費用(包括醫師,人員是採用薪水制)。Municipality負責居家照護及護理之家、18歲以下兒童之牙醫及老人與殘障者照護,直接補助這些機構,機構內醫療人員費用(包括醫師,採用薪水制)。

丹麥的公共支出基本上是由上而下的流程,中央政府和議會會定義總體預算,包括:中央、區域與地方層級的預算。整醫療服務活動與費用的控制基本也是依循這樣的架構進行管理。
對丹麥人而言,大部分的在接受醫療服務時是免付費的。另外大約有2/5的丹麥居民有補充的私人保險來覆蓋國家醫療系統未給付的醫療服務。


智慧醫療 無縫照護

為提高醫療效率與降低照護成本,丹麥在1980年代開始實施電子病歷,1994年成立MedCom標準化組織,開始制定、規範醫院系統標準化,讓不同醫院之間的資訊相互交流。在丹麥民眾皆有醫療編號,當跨區就醫時,民眾可透過編號查詢過去的就診病歷、病史、用藥情形等醫療資訊,讓診斷更具效率。目前丹麥幾乎所有醫療院所實施電子病歷,81%的診療、轉診流程完成E化,85%的處方透過E化傳輸到藥局,醫師也能打破地理限制,遠距調閱病歷。

在高齡化的趨勢下,智慧醫療是效率與成本的解決方案。丹麥是全球推廣遠距醫療照護的標竿。丹麥的遠距醫療照護,讓病患免出門即可接受醫療照護,透過以病人為中心的「家庭醫療系統(Patient- Centered Medical Home ,PCMH),運用資通訊科技建置「丹麥個人健康紀錄e化入口網」,包括電子病歷、智慧化服務平台與資通訊科技產品的結合。依據美國非營利組織醫療資訊與管理系統會的估計,丹麥的醫療體系每年可節省約一億兩千萬美元的費用。

自2013年起,丹麥訂出E-Health strategy等政策方針後,預計投入71億美金興建可提高醫療效率的16家超級醫院。除大量應用智慧醫療解決方案外,亦積極鼓勵病人居家醫療,並由此衍伸出許多社區及居家照護相關標案商機。
實踐社會價值得醫療服務

北歐五國之一的丹麥,擁有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建立了稅收支撐的國家醫療保險制度。丹麥建立了明確的醫療分級制度,由家庭醫生擔任醫療照護第一線的守門員,確保民眾就醫品質的同時,也能減少醫療資源的浪費,並提高健康照護效率。

丹麥公共醫療制度約有40年歷史。10年前丹麥有超過80家醫療院所,但現在則下降至59家,預估至2022年,全丹麥醫療院所將不到30家。透過科技的應用,醫療院所不斷減少的同時,醫療服務的效率卻不斷的精進。 在福利國家的價值底下,丹麥民眾不因個人的不同,而在醫保障上有所差異。醫療服務以公共資產的形式幾乎免費的提供給所有的國民。而醫療照顧的目的在確保每個人的醫療需求以公平、可近的、及有品質的方式得到滿足。

【文章來源:2016-03丹麥大使館健康與生命科學商務參贊馬偉拓先生】/【聯新電子報台灣第一百一十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