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新電子報
健康e聞
2019 APR / 30 「我們與惡的距離」 撕下思覺失調者身上的標籤 「姐,為什麼是我?」當應思聰扭著臉,在醉意中哭著問姐姐應思悅,所有的觀眾都心碎了。這是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令人動容的一幕,林哲熹飾演思覺失調患者應思聰,深刻詮釋患者的掙扎與困境,讓觀眾記住他的名字。

透過應思聰,我們看到了思覺失調者的人生,思覺失調是什麼?
正性徵狀:一些我們在一般情況沒有、腦部產生病變後才出現的征狀,當中包括妄想、幻覺、思想及言語紊亂。
負性徵狀:一些原本我們都擁有、腦部產生病變後才失去的能力。患者會表現得感情麻木、語言貧乏、無動機及失去社交興趣等。

思覺失調症可說是一種大腦神經疾病,原因不明,可能跟遺傳有關。針對思覺失調症是否因後天因素而發病有諸多討論,通常認為童年家庭關係不睦、青春期或少年發展時所遭遇的生活壓力,也可能促使思覺失調症發病。

多數共識認為,基因和環境都會提升思覺失調症的發病機率,兩者通常共同影響。但也有一些病患是在不明原因的情況下發病。
1.遺傳因素,有思覺失調症的家族史(尤其是父母親)
2.家庭關係不睦
3.出生前受到創傷或病毒感染
4.經歷過某些引起壓力的事件,像是離婚和失業等等
5.藥物濫用(大麻或某些迷幻藥等等)

如何與「他們」相處?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創作全見》劇本書中,林哲熹談到一般人如何與思覺失調患者相處,他坦言:「我覺得很難有標準答案。」他談到,剛開始他接觸病友,也不知道該怎麼拿捏,「講話很小心,怕他們受傷,但我觀察那裡的社工,與病友們講話直接,和一般人互動沒兩樣。」

他心想,可以這樣嗎?但後來發現,這是最好的方式,「每個人可以自行決定和他們想處的距離,但絕對不要『怕』,因為你一旦害怕,表現出多心,就會豎起一道隔閡,傷害也就因此而生了。」他舉自己為例,有位病友想找他聊天,但他那時很累,就如實跟對方說一小時後再聊,對方也欣然接受。

編劇呂蒔媛在接受訪談時說,自己寫這部戲的初衷,就是想要「撕下標籤」,是「標籤」讓我們恐懼,這個恐懼,超過了對「具體的人」可能產生的恐懼。撕下標籤,每個人都不應該被社會孤立,而應該被平等包容尊重地對待。看完最後的演職員表,製作團隊合影裡,有人拉出一條橫幅:「沒有人是局外人」,這或許是我們與惡的距離留給觀眾的最佳註腳。

【文章來源:聯新國際醫療上海醫療中心/參考:關愛思覺中心、精神健康基金會】
相關連結
關愛思覺中心 http://ipep.hk/tc
精神健康基金會 http://www.brainloha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