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新電子報
醫管文章精選
2016 JUN / 29 日本的醫療衛生 日本興起了醫療旅行,而這一次興起也恰恰針對中國的旅遊人群,日本政策投資銀行預測,醫療旅行的潛在市場規模在2020年將達到5507億日元,訪問者達到42.5萬人。為搞活區域經濟,日本各地紛紛運用先進醫療技術,大力培育「醫療旅行」產業。大阪大學成立了國際醫療中心,並將與其他機構合作,為訪日中國遊客提供高度醫療服務。而且,大阪大學還將接受中國醫生和護士赴日醫療研修。

日本的醫院分為綜合性醫院、結核病醫院、精神病院、傳染病院4種。由於傳染病的發病率低,全日本僅有傳染病醫院7所、結核病病11所,但在指定的綜合醫院中亦設置傳染科。醫院80%為國立或公立的,20%為私立的。300張床位以上的醫院有1200所,約占12%。

根據醫院的功能,醫院又可分為3種類型:特定機能病院,主要指大學附屬醫院、特別專科病院,這類病院在全日本共有80所;一般醫院,主要是縣、市立醫院,如東京聖路加國際病院、安曇綜合醫院均屬此類型;再是療養型醫院。日本醫院設置很注意區域規劃與分布,例如橫濱市面積433平方公里,共分為3個大區,一個大區中均設有600張床位以上的綜合性病院。同時在每個大區中還設有300張床位型病院。

日本的醫院絕大多數為非盈利性,由國家或地方政府投入建設,醫院的投入70%來自於醫療保險的個人支付部分,30%來自政府的補貼,補貼主要用於大型醫療儀器設備的購置、建築維修和彌補醫院經營赤字。日本的診療分為1至3次治療,一次診療任務由診所承擔,二次診療由中小型醫院承擔,三次診療則是由特定機構的病院。急診形式與普通診療劃分基本相似,但由於醫療轉診制度實施意見的統一,不同等級醫院醫療報酬幾乎相同,所以分級診療形如虛設,病人比較集中在設施條件好的醫院,門診等候時間較長。

綜合性醫院科室設置齊全,功能界定明晰,主要有管理部、臨床部、救急部、藥劑部、醫技部、護理部等。正副院長一般為2~3人,院長必須是醫療業務人員,其主要負責醫院重大事項決策,每周有一定的時間參與醫務診療工作,日常人財物管理均由管理部負責。日本醫院醫生與護士比例為1:4~6;一個醫師通常管理10~12張床,護士工作量較大,基礎護理、等級護理,包括部分簡單的治療均由護士承擔,換言之,護士既是全程護理操作者,又是一般治療項目的執行者。

日本的醫院醫療設施先進,300張床位以上的醫院均配備了2台以上的計算機斷層掃描、磁共振、彩超、自動生化分析儀。大部分醫院門診和住院診療流程中病史管理、收費、檢查記錄等均實行電腦化管理。病區整潔、設計合理、門診候診到收費各個服務宣傳窗口均為開放式,融洽了醫患關係。

1961年,日本修改了運行35年的《健康保險法》,製定了全民必須參加的《醫療保險法》,要求公平地向全體國民提供醫療服務。目前日本國民醫療保險覆蓋率為99%,為世界之最。醫療保險可分為兩大類,一類被用作保險或稱之「職工健康保險」,其中可分為共濟組合保險、組合掌管保險、政府掌管保險、船員保險等,占65.9%;另一類是國民健康保險,主要是農業人口、退休老人、自由職業者,其可分為市町村國保、組合國保兩種,占34.1%。

醫療保險經費來源,個人按收入8%交納,不足部分由國家及地方財政補貼。凡參加醫療保險均可報銷一定比例的醫療費用,大部分為80%至90%,自付10%至20%,家屬可報銷70%至80%,凡醫療費6.7萬元/月以上,超額部分實行全額報銷。

對承擔醫療保險的機構即醫院、診所和藥房都要簽定承擔醫療保險任務的合同,合同由地方政府及保險組合聯合審批。醫療保險一般不實行定點醫療,病人有自由選擇醫院和工程師的權利。醫療保險支付標準,由厚生省中央社會保險醫療協會每2年修訂1次。患者就醫時,除了自付掛號費和自付部分外,其餘醫療費用由醫院每月向醫療保險組織提供結算清單和票據,報酬計算依據《醫療保險點數表》進行積分計算,每點分值為10日元。如病人住院進行消化道潰瘍的診療,住院費、診療費、檢查費累計為1萬點,合計費用為10萬日元。但保險組織對醫療費用的支付相當嚴格,需由醫院保險支付基金和醫療顧問聯合審核後方支付。

近年來,雖然日本的經濟發展進入低迷時期,但是國民醫療費卻急速增長,老年人的醫療費用已經占總醫療費用的三分之一,是醫療費用增長的主要原因。醫療費用的增長又使醫療保險者出現財政赤字、導致運營危機,而且伴隨著高齡社會的加劇、醫療技術的進步和患者對醫療衛生服務質量的需求越來越高,在醫療衛生服務提供體制、醫療服務收費標準和醫療保險制度上的問題逐漸暴露出來。

日本醫療機構的數量一直呈增長的趨勢,特別是實現了全民醫療保險後,以私立醫院為主的增長趨勢更為明顯,但是近年來醫院數量出現了減少的趨勢,而診所的數量卻有持續增加的趨勢。另外,醫院病床的數量也呈現減少的趨勢,但是由於全民醫療保險及1973年老年人免費醫療的實現,促進了病床數量的增長,目前已經超過了全國病床的實際需求。

衛生工作人員的數量一直呈現增長的趨勢,特別是實施介護保險和在第四次醫療法修改中調整了急性期醫院護理人員數量後,由於需求量的增加,護理人員數量的增加更為明顯,但是目前仍然不能滿足需求。與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其它國家相比,每千人口的病床數量多、平均住院日長以及每張病床衛生工作人員數量少,已經成為日本醫療衛生服務領域的特點。根據OECD29個國家的1980-1996年17年間病床數的年度變化,平均每千人病床從9.1張降到7.4張,大部分國家都減少了病床數量,而日本的每千人病床數量卻從11.3張增加到13.2張。

在平均住院天數方面,OECD17年間的平均住院天數從18.4天減少到12.5天,而日本的平均住院天數在1986年達到39.7天的高峰後逐漸減少,1996年達到了33.5天,與其它國家相比仍然很長。在每張病床護理人員數量方面,OECD1997年平均為0.87人,而日本1996年為0.42人,與外國相比屬於低水平狀態。

以全民醫療保險為基礎的自由就診形式在充分滿足患者就診需求的同時,卻造成門診和住院率居高不下,患者到大醫院就醫產生了「3小時等待3分鐘看病」的現象,而且由於大醫院和中小醫院及診所之間、各醫院之間職能劃分不清、功能定位不準,沒有形成合理的上下轉診機制,不能充分有效地利用衛生資源。另外,從患者的住院環境來看,不論是急性期患者還是需要長期療養的患者、或是需要介護服務的患者,住院環境和病房條件已經不能滿足他們提高住院期間生活質量的需求。

【文章來源:2016-03-02阿圖姆網站:日本的醫療衛生】/【聯新電子報台灣第一百一十期】